關於部落格
我將愛傳給我心中的恐懼,
恐懼就是我內在期待愛的地方。
  • 198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期末發表


週五,督導跟我們說,
手手拉拉手的團體成果冊的內容還有許多待補,
當下整個晴天霹靂阿!
原以為已經做的差不多了,
殊不知我們參考了太過精簡的成果冊,
而督導期待我們能做得更完整、詳確。

在學校學過寫方案、帶團體,
然而確少有提到團體成果整理、成效評估,
雖然在寫方案的時候就會計畫如何評估成效,
然而真的做起來又是一回事。

===

成果冊要大修,感覺上間上的壓力從20公斤變成200公斤,
怎麼辦呢?下星期要考助人跟團諮,
要修團諮方案,
還要期末成果發表。
到底是什麼時候可以趕成果冊!?

我跟小不18:00結束實習後,
兩個人坐在路邊,
一動也不動。

好像忽然了解為什麼日本上班族下班後都要去居酒屋,
來兩串燒肉跟啤酒,
我想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!
壓力很沈重,哪也不想去。

===

今天個案研討收穫滿滿,
雖然前一天才是緊張的要命,
打電話給阿瑟不停的碎念,
阿瑟說花一個小時的時間跟他說話,
不如快快把明天要準備的資料告定。
然而其實他不知道,
跟他多說點話,真的是太能紓壓了,
感謝你,阿瑟。

今天上場自然是被噹,
不過大家沒有很兇狠,
我真的是感激在心理。

研討會的感覺就像團督,
只不過是單向的,大家對我提出問題,並討論。

而研討會問題的走向,
讓我更清楚了解諮商與社會工作這兩者的不同。

一個人的問題,
諮商師會問個案你怎麼看問題?
而諮商師會澄清個案的想法。

而社工會去探究他的歷史(受暴史、婚姻史等),
案主的脈絡是什麼,
身旁有什麼資源可以解決困難。

其實這的確是完全不同的解決面向。
雖然很早以前就知道了,
然而,今天對這樣差異的感受確特別強烈。

把自己放在服務的環節裡,
跟單純的從理論上看助人工作,
更是一種全然不同的理解。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